• 乐虎
    乐虎
当前位置: 开心时刻 > > > > 基础段-猴爪

基础段-猴爪

嗯嗯嗯你是否以为自己学习英语不懂得如何坚持,总是半途而废。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孙亮,上回咱说了,雅各布斯的猴爪一开始给我们描写了一个一家三口,非常的温馨,非常幸福,怀特先生的是爸爸,怀德夫人那是妈恐惧了半天,其实就是维护它的原貌,维护它的原貌,所以你的心里并没有再加上个什么东西都没有,见得真实,便谓戒慎恐惧是本体,不睹不闻,是功夫一得,所以如果你把这个内在的心的本体啊那团的气压心底就在两乳正中中间这一条皇庭,那就叫檀中穴,佛家叫做新闻道家叫中丹田,儒者叫做寸钟就在这里。里面内芯在动的时候,原来是一团气的运作,把这个看的真瓷像,原来是个器无分别好恶,他那次有一个自然流动在里面,把这个看得着,你就倒过来说这个叫做健身恐惧是本体,你就说不赌不都因为你在看石像的时候,是不夹杂一点的预知,是的是没有毫无分别的。所以说他是不睹不闻是功夫,可不可以呀?也可以呀,不是吗?倒过来说不也可以吗?所以本体就是本体,当你看到了本体之后,这样写也可以那样写也可以,但是写错的时候这样也错那样也错,写对的时候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他就是这么怪。妈,他们有个儿子叫Herbert,三个人去。叫荣荣,只不过呢,怀特先生就抱怨,说what a bad day这破天儿,我等的人呢,说好了晚上7点到,这下着雨我估计够呛了,正说着呢,他儿子突然说,there is someone at the door, 有人敲门。汤姆毛利斯先生MR right said. Come in, come in Tom. It’s wonderful to see you again. 快,外面这雨下的,又见到你太高兴了,what a bad night, 这天儿太糟糕了,give me your coat and then come into the living room, 把这外套给我,赶紧进屋。 Give me, 按理说就应该读成give me,不是爆破音,所以他后面甭管碰到什么音都得读出来,但是各位同学有没有觉着,give me读起来特别费劲,是抵住下嘴唇发这个字的音,是要合住嘴发的音。因此这动作做着就别扭,于是基础段-猴爪这美国人那怎么处理呢?直接把give这个吻,就给他去掉了,give me就直接读成了,给你gi me, 等于把v字母去掉双写m字母,把俩词儿变成了一个词儿,直接读成一米,因此。美国人会把give me your coat直接读成give me your coat, 比如说,give me some money, 会读成give me some money. It’s nice and the worm in there, 屋里暖和,the front door was open, and in the living room, mrs. White and her but felt cold, 这。 是啊开了,这人呢要基础段-猴爪进来,怀特夫人和她儿子突然感觉到有点冷,外面的凉气进来了,我们都看过那电影比如说到一个城堡了,门一开里面呼呼刮出一阵阴风,外面人的被吹乱了头发,这时候肯定是一种不祥的预兆,所以呢,作者在这儿也是买了个福。Then MR white came back into the living room with a big red face man. Read first, 指的基础段-猴爪是红脸的意思,黄脸呢自然就是yellow face,怀特先生回来之后旁边啊跟了一位高大威猛的红脸大汉,于是大伙开始寒暄了,this is Tom Morris MR white old his wife.Safe and sound, 怀特先生跟他妻子和儿子介绍,这位是汤姆毛里斯先生。We were friends when we were young, 我们年轻时候关系好极了,we work together before time went to India, 他们去印度之前呢,我们俩在一起工作Tom this is my wife and this is our son Herbert. 爱汤姆,这是我老爸,这是我儿子在这儿我们又看到了一个很经典的失去爆破的例子。And this is our son and this, 由于这个的是一个暴风影音,后面的ds发的是是个福音,两者不一样,于是得不读。And this and this, and this is our son Herbert.几位简单寒暄之后,Tom就进屋了,这个见了老朋友的喝一杯,于是阿怀特先生他们就开始喝酒了,怀特先生说,lets have some risk. Old MR white said, you need something to where you on 基础段-猴爪the cold night, 咱喝点儿,大伙儿一听就知道威士忌。现在的国内的洋酒也多了,于是呢,这和ESC也都是很平常很正常的事儿,这个老怀特说说你来这儿,这样的话他这么冷的天你暖暖身子,喝个威士忌的同学应该知道,那种酒呢通俗点就是外国的白酒度数很高,所以老外喝的时候没事放点冰块稀释一下这个酒精。 不然太辣,说到这喝酒咱看看,跟着外国人在一起喝酒,我们的一些祝酒词应该怎么说,我同学说了我这知道叫cheers没少喝,经常喝我没事就去干呗,cheers当然没问题,但是还有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叫做to your health,比如说举起杯子到别人面前出。Health sir, 咱走一个,要是都干了呢,the chairs to your health可没说都干了,如果都干了呢,有一个祝酒词叫bottom up,but这词儿点儿的意思,杯子底儿,两个杯子合在一起,but这怎么样呢?别人充上向上,咱知道这辈子如果抵冲。上次不就倒空了吗?这就干了呀,所以呢,but指的是干杯的意思,把它喝光,get out the part of this key, and two old friends began to drink and talk, 老怀特呢拿着一瓶威士忌,之后俩人边喝边聊,接下这个句子很漂亮,the little family listen with interest to this way. From far away. And he told them many strange stories, 这一家三口饶有兴致的倾听着这位远方来客,给他们讲述很奇怪的故事,为什么要说啊?这句话很精彩,因为这句话能体现出汉语和英语之间的一些思维上的差异,汉语习惯于先说事物的修饰部分再说。是我的本体,英语有的时候恰恰相反,他要先说事物的本体,再说修饰成分,比如说,远道而来的这位访客,英语呢,先会说访客不符合内在的良知,不知人问,亦即是天李杰文所在,对这些人来说我不知道就能够问,那有人可以问我就问嘛,这就是天地所自然表现的一个接吻的所在而不是圣人一定要知道,或者是圣人一定要高高在上,一定要不能问,并非如此,这段娜姐破了我们的一个盲点,这个网点是什么呢?就是好像。那就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圣人呢就是要知全天下的是要能够做全天下的,是什么事都难不倒他才叫做圣人,阳明先生呢就来解剖我们这个网点,事实不是如此,圣人只是顶着天顶着两只,不懂的可以问,为什么感觉他很帅他很帅,仅此于他懂得本性本性,至于外在的礼乐名物之类。他碰到了就能懂,没碰到的他就是不懂不懂有什么关系,不懂可以问,好我们这就讲到这的。,this vista, 然后再说修饰成分远道而来的from far away, 这种现象啊比比皆是,比如说中国银行,银行是本体前面中国式休市。英语呢,咱都熟,bank of China银行中国的,因此在造句子的时候,我们往往要先把句子的主干核心意思造出来之后呢,再用小的部分把它的修饰一点一点的给他说出来,这样造而你默认了世界的真实的存在,而最终导致的是一个逻辑悖论,这个悖论其实恰恰否定的就是我们反复世界的这个所谓的真实的存在。句子相对更容易一些,咱们在后面也会练到相关的练习,是汤姆啊。 给这一家三口儿讲了很多,在印度当兵的时候,发生了奇奇怪怪的事儿,于是啊这老怀特就说了,哎哟,这当年呢,我要跟你一起过去就好了,儿子呢跟着起哄对我也想去,之后这汤姆说了,it’s better for you here. 你呀,最好还是呆在这儿呆你家里得了,你最好怎么样?物理写的是its better for you怎么怎么样,但是美国人在说口语当中,有一个非常简短的表达方式叫做you better,我们知道你最好怎么样you had better,但是呢,这美国人直接解约成了you better,比如说,you better get up early你呀,应该早起,I better go我呀,你该撤了。Somebody better do something指的是某人应该最好做某事的意思,他们说了,说朋友啊你呀,就呆家里得了,别跟我一样瞎折腾了,但是老怀特没停,old MR, why did not stop. But your stories were interesting. He said to Tom Morris, 但你说的这故事啊。 都饿死了,what did you begin to say about the monkey is poor? 你什么时候开始跟我们说说那猴爪的故事啊?Nothing Morris answer quickly, well nothing important ball.This is white sand. Come on MR Morris tell us about it. Herbert said怀特夫人说什么?一个猴爪,快毛李先生跟我们说说你猴爪的事儿,这儿子也跟着起哄,咱先不忙着说这猴子到底是什么,咱先把今天知识点跟大伙复个盘,今天咱们说的主要是一些美式口语的表达法。比如说第1个,给我give me直接读成了给你,贫血也从gIve加个me变成了gImme直接补偿给你,红脸的breakfast, wang and the yellow祝酒词to your health, 相当于cheers,都喝了呢。 一口干了but第2天,你最好怎么样我最好怎么样,somebody better do something. U better go, I better go, 还有一个失去爆破的好例子。And this is and this is and this is our son Herbert, 老怀特先生等的原来是一位多年不见了。老朋友,这位老朋友叫汤姆毛利斯,在印度当了21年的兵,他讲了很多在印度非常有趣儿的事儿,怀特先生问他,你给我讲讲那个猴爪的故事呗,没想到汤姆猫利斯的反应非常强烈,看意思是不想说,但这个猴爪已经引起了这一家三口的强烈好奇。这猴爪到底是什么呢?为何毛利先生不想提起了,咱们下期节目,不见不散。

本文来自原创作品,虚拟情节过多,不代表合乐立场,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行为,也请您第一时间以邮件的方式通知我们,谢谢您的配合!https://www.p8f.net/news/1501.html
返回顶部